绣江水磨,见证北方泉水文化的历史地标

绣江,古称淯(三点加盲字)水,因芹藻浮动,水纹如绣而得名。绣江河发源于济南市章丘区明水百脉泉、"十二芹沟"等诸泉,北流至金盘村与西巴漏河合流,又折而北流,蜿蜒曲折,注入小清河,东流入海,是章丘境内最大的一条河,也为章丘的母亲河。
源远流长的绣江河水,滋润着两岸的土地,哺育着沿岸的百姓。漫步绣江河边,宛然置身江南,"绣江之水清如许,荷花香接稻花香"的美景使人陶醉。这里自古物阜民丰,多收渔米之利。绣江之源明水,古谓"小齐州",今称"小泉城",系今章丘区政府驻地,为绣江风物之最。也是北宋文学家李格非、著名女词人李清照的故里;绣江中游右岸的西皋村,是元代散曲家刘敏中的家乡;下游旧军村,是闻名遐迩的商业资本家孟雒川的故乡。绣江河是章丘水利的命脉、更是章丘的文脉,绣江流域实乃物华天宝之域、钟灵毓秀之地。曾几何时,水磨在绣江河一带星罗棋布,蔚为壮观。这里的人们与水磨休戚与共,逐渐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水磨文化。
一、绣江春涨流水声:水磨溯源
两千多年前,人们利用水力发明出水磨,改变了只靠人力和畜力做动力的历史,大大提高了磨香和粮食加工效率。从此,水磨便登上了历史舞台,在中国农耕文明史上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那么,绣江河水磨形成的原因又有哪些?考证有关史料,笔者认为:这与绣江河独特的地理地貌环境以及历史背景有关。历史上,绣江河曾是一条大河,早在元代,著名诗人元好问,曾于1235年秋来到绣江,写下了有名的"长白山前绣江水,展放荷花三十里。看山水底山更佳,一堆苍烟收不起"的诗句,说明当时的绣江河水面浩淼。
到了明朝中晚期,出现了章丘八景诗,其中有"绣江春涨流水声"一景。说的是春日渐暖,积雪溶化,河水上涨,拍岸起浪,发出声响的情景。特别是沿河而置的水磨被水冲击后发出的轰鸣声,在万籁俱寂的春江月夜中声闻数里不绝。故而,清康熙年间章丘知县钟运泰写下了著名的《绣江春涨》一诗:其中有"一天春卷千堆雪,三月晴轰两岸雷"的描绘。诗人以夸张对比的手法,写出了春天一日怎能卷起"千堆雪"、晴日何来"两岸雷"的奇妙景致?诗人在寓意绣江河的水势很大。绣江河水面浩淼、水势又大,自然水磨就多。
再说绣江水磨创建的历史缘起,绣江河上的水磨最早起始于何年?清道光十三年《章丘县志》记载:"(绣江河)沿河居民灌田畴,置水磨,种稻植荷,受其利者,甲于他邑。"民间传说自宋代以前就有了水碓(水磨的问世正是在水碓的大量运用之后),那时的绣江河可能还称淯水。据民国二十二年 (1933年)《中国建设》月刊第七卷四期记载:"绣江河水磨始创于明正德年间,其事之缘起乃因明水镇有富户周八缸者(家中有银八缸,以之为名侈言其富)为富不仁,勒索乡里,百姓怨之。山东按察知其不仁,令其出银,沿绣江河两岸设水磨十八盘,使百姓用以磨面,不准取利,以此修善而赎前愆。但水磨维修一项,仍归周八缸支付,至穷无立锥,此制方废。"笔者以为:绣江河这重要的水资源可能很早就已开发利用,用以浇灌田园及以水为动力磨香、榨油、磨面。近代,大规模的开发泉水灌溉工程,则从上个世纪的30年代起。1947年,国民政府又扩大了大沟崖、回村一带的灌区,并正式定名为"绣惠渠"。建国后,经多年治理,建成干渠6条、长55.47公里,支渠98条、长71.95公里,干支排水渠道22条、长35.82公里,桥、闸、渡槽等建筑物1131座的绣惠新灌区,浇灌着沿江的6万多亩(4000万平方米)耕地。这条古老的河流,自古就是一条"利河",造福于两岸的百姓。
绣江河的水势大,自然就有许多桥,而且名桥多,各具特色。绣江由泉汇成河流,先穿过明水东门外的锦江桥,再过中游的三义桥、金盘大桥、旧章丘城东的绣江大桥(东关大桥)、锦川大桥,后绕过口磨桥、回村大桥等蜿蜒北去。这些桥都是望江观景的极好去处,每座桥都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文化内涵。其中,绣江大桥最为出名。据《章丘县志》记载:"绣江桥建于明成化十六年(1480年),嘉靖九年重修,是章丘最古老的名桥。明朝天启四年(1624年),朝鲜人创作的《章丘城厢图》,就是画的绣江桥及"绣江春涨"的景致。
二、一轮水磨轮流转:水磨规模
水磨一般有两种:水势较大,用立式转轮;水势较小,用卧轮带一盘石磨。其工作原理,明代王祯《农书·杵臼门》有载。绣江水磨多在河水上制置两个或三个闸口,以卧轮为多。上磨盘置入粮木斗,粗绳吊住,用木桩顶着不得转动,再由一根小木棍绞住磨盘吊绳,配合水量控制转速,调节粉未粗细。
绣江水磨从明正德年间创建,迄今已有近五百年的历史了。它经过了明、清两个封建王朝和北洋军阀、中华民国、新中国三个历史时代。由兴旺发达到衰退,再由复兴到消亡。清末民初绣江水磨达到顶盛时期,由原来的18盘发展到56盘。经考察,其分布状况列表如下:
数量 经营性质
辛 庄 1 康学山 独资
大寺后 1 孟宪志 独资
大寺东 1 不详 独资
竹子园 1 康伯巨 独资
古槐坦 2 (寨子村) 合资
吕家庄 1 李海洪 独资
高 桥 2 不详 不详
果子园 2 张肇文 合资
李家亭 2 李允普李庶桂 合资
李 家 2 李法巨李敬奇 合资
东变屋 1 李敬仁 独资
西变屋 1 李庶元 独资
中变屋 1 李庶福 合资
四盘村 4 高广玉孙迎宾 独资
宋家磨 4 韩云年韩月三 韩维忠 韩少会 合资
三盘村 4 高广玉高守信 高广道 独资
刘家园 1 孟宪新 合资
金盘村 4 李东江李东汉 李东怀 合资
船王村 3 (光棍、眼子、势力三种人组成) 合资
夏家磨 1 康氏 独资
刘家堰 1 康氏 独资
燕 窝 1 康氏 独资
浅井村 3 旧军孟家和李予贞 合资
另有油磨5盘,其地址和磨主不详。
水磨大都建筑在绣江河的上游,当时采用揽河筑坝的办法,作为水的动力。它的好处是既有利于中上游农田灌溉,又能冲动水磨做工,促进了绣江两岸经济的发展。
建设一座水磨,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和物力,因此,大部水磨采取联合入股,分别经营的方法。一盘水磨,一般为两三家经营,独资经营的较少。当时有"家有土地十亩半,不如一股水磨轮流转"的说法。它生动地反映了当时水磨赢利治富的情况。
水磨因所处地势不同,水位差距很大,水磨的转速也相差甚远。转速最快,产量最高的是金盘水磨、刘家园水磨,韩家闸子水磨、古槐坛水磨,当时有"四大金刚"之称。金盘水磨筑堤高,水位落差大,一昼夜产香末八百斤;刘家园、韩家闸两水磨水轮均托出水面,平均一昼夜产四百斤;古槐坛因上游水凉,水轮转速快,一昼夜产香末四百斤,一般水磨只能产三百斤左右。
水磨生产时间,从旧历八月十五日开始,至次年五月初五日为业,全年生产八个月的时间,其余为农田用水时间。据统计,那时平均每年产香末七百万斤,收入七十多万元。
所制成的各种香,主要是线香,除本县销售外,大部从明水装火车(约计六十个车皮)运往济宁、滕县、兖州、南京、郑州等地,然后分别销往苏、鲁、豫、皖四省的毗邻地区。本省销售地主要是聊城、茌平、东阿、阳谷、梁山、济宁、兖州、曲阜、邹平、滕县、汶上、金乡、鱼台、嘉祥、菏泽、曹县、单县、巨野、郓城、东平等二十余个市县。苏北、豫北、皖北也是章丘香末的销售市场。
绣江香末历史悠久,产品驰名省内外,每年招徕外地大批商贾来章丘做生意。他们除用现金购货外,还经常带来干粉、粉皮、花生油、鲁西大黄牛等物,采取以货易货等价交换的办法进行交易。有些还可以赊购,等回去销完货再来还款,章丘的一些货主也到外地推销。
三、庞大的"香坊"产业:水磨经济
绣江水磨的发展,给两岸百姓带来了生机,许多农民依靠水磨发了家致了富。农村的一些"香坊"也应运而生,形成了一支庞大的劳动大军和很大的产业。
(1)贩运木材。水磨加工的主要原料是柏树。因此,每年有五百多人从事木材贩运。他们从外地采购,来章丘销售,从中牟利。他们将买回的整棵整棵的树木,截成树身、树干、树皮、树枝、树根等数部分。树身锯成木板或当房梁出售,树干当檩条卖出。其余卖给磨主,仅此一项就够本,获利甚丰。全县从事该项生意的以宫王村、樊家村、辛庄村为最多,当时有吆吆喝喝的"宫樊辛"之称。他们有的全家齐出动,有的合伙联营,春、冬两季最活跃。
(2)砍渣。用木料磨成香末,需要把树枝、树墩砍成碎片,从事这项工作的谓之砍渣工。每年用在这方面的劳动日就占二万三千余个。如果每个劳动日按1.5元(当时价格)计算,那么全年就要支付三万五千元。
(3)看磨。水磨转动起来要有专人管理,负责添料和放置磨好了的香末。每年用于这方面的就需要一万五千个工日,以工值0.4元计,全年就是三千七百五十元。
(4)錾磨。当时安装的水磨都是石磨,工作一个阶段,石纹(相当于磨齿)就会磨平,影响工效。这时就要请石匠修理,将石纹錾深。每年要花二千五百个工日,工值1.5元,计三千七百五十元。
(5)运渣费。每年运渣费需要一万一千二百五十元、包装费五千六百元。
以上六项共计收入达十三万一千六百多元。每股磨东每年可获利二千八百余元。
水磨带动了香坊的发展。当时的东皋、西皋、金盘、三盘、北套、南套、船王等村均建有香坊,约一百多家。这些村庄每到春秋季节,家家户户大人小孩都投入制香工作,半年时间,收入可观。真是户户有"进饷",人人有钱花,既发展了经济也促进了文化交流与发展。
具有近五百年历史的章丘水磨、香坊、油坊,在抗日战争中遭到严重摧残。当地土顽匪霸把水磨当作敲诈勒索的主要对象。土匪王连仲,经常向磨主要钱要物。如1940年9月,王连仲在果子园召开磨东会议,他大讲反共抗日救国,号召磨东出钱出物支援他的游击队。会后向磨东下达了"抗日捐"、"荣户捐"、"爱国捐"等等。要限期缴纳,不得拖延。否则,就以亲日通匪论处。由于严重的苛捐杂税,使磨东经济陷于困境,有的出卖股份,有的停止营业,更严重的是外地商人不敢入境交易,使水磨经营处于瘫痪。三年解放战争期间,战事频繁,政局不稳,工商业倒闭,水磨也停滞不前,至解放后才有新的转机。
1955年,农村组织生产社,明水镇的宋家磨乡与三盘乡合并,所辖十一个自然村,组成了红星高级农业合作社,对所有的二十二盘水磨进行了整修,更新了生产管理制度,疏通了河道,改造了坝头,使水磨重新转动起来。平均每盘日产三百斤,总产约四千七百多斤,纯收入达四百七十余元,月收入一万四千一百元,年收入八万四千六百元。另有香坊五十处,每处日产"香"一百五十斤,总产七千五百斤。每斤香净利五角,每天收入三千七百五十元,全年总收入达六万七千五百元;水磨和香坊两项收入加起来共是七万五千九百六十余元。这对农业生产社来说是一笔相当可观的收入,有力地支援了农业生产,增加了社员收入。
四、难以割舍的乡愁:水磨文化
旧时,在绣江流域,特别是上游,有许许多多的水磨人家,他们的生活因水磨兴衰而改变,他们演绎着水磨故事,传承着水磨文化。
过去,绣江两岸,流传着这样的说法:鸡叫、狗咬、水磨响。有了这三种声音,日子才算过得踏实。水磨因人而生动,人因水磨而踏实。
如今,水磨渐渐退出历史舞台,它更多的成了绣江河流域人们的历史记忆和精神家园。 当然,水磨留给人们的不仅是对于生活艰辛的回忆,更多的还有水磨生活的乐趣。夏日在磨渠里戏水,冬天在磨房旁嬉戏是大多数绣江河人的共同记忆。
农耕社会,农户居住分散,社会协作程度低,这就注定了水磨房将成为人们进行信息、文化交流的重要场所。来到水磨房的老老少少,暂时抛开了长幼礼仪,毫无顾忌地谈天说地。趁着等待磨面的空闲,老人们点袋旱烟,饶有兴趣地讲讲"水磨故事",不知有多少动听的歌谣、有益的家教、有趣的民间故事都从这里传播出去。
水磨房用这种特殊的方式维系着乡间的关系,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地位,也因为此,在绣江河流域,随处可见以磨(盘)命名的村庄。其中有以姓命名的如宋家磨、李家磨、沈家磨村等;有以水磨规模和数量命名的如金盘、三盘、四盘村等等。而现在,这些地方大都已是有名无磨,或仅留遗址。
磨香的地方,自然就有做香技艺和进香文化。从历史上的看,绣江水磨主要用于磨香,加工制香主料柏面、柴面和配料榆皮面。旧时,烧香是为祭祀,"国之大事,在祀与戎"。至于老百姓,祭祀更是头等大事,特别是当时赴泰山进香十分兴盛,有《泰山进香图》为证。
解放初,还有数座水磨仍在运转。但现在,水磨已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,未来一代或许只能在博物馆里看到水磨的真容。
但是,仍有一群人在努力着。一群文史爱好者在不懈地抢救性征集有关史料,一些摄影师至今还在进行抢救性地拍摄,画家们用画笔画下家乡的水磨,作家们用诗歌吟唱梦中的水磨……他们用自己的方式记录着水磨,只为抚慰心中那一抹浓浓的乡愁。

友情链接
主办:yabo体育赛事 鲁ICP备09081333号
电话:0531-83212385 Email:sdzqzx@126.com 地址:济南市章丘区府前街龙泉大厦4楼 邮编:250200
章丘新闻网站加盟单位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 copyright@2017-2020